本网专稿 >>

当前位置:首页 >> 本网专稿 >>

“潜伏”雪豹见证生态之魅
――探秘雅安雪豹首次“自拍”
http://www.beiww.com/stwm 2015-01-25 09:24:00  来源:北纬网

1 月9 日,红外线相机拍摄到的雪豹

保护区管护人员在高山顶检查红外线相机

岩羊是雪豹的食物之一。图为在蜂桶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用红外线相机拍摄到的岩羊   邓江宇 提供

2005年10月,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保护地委员会主席戴维・谢泊尔与吕植(右)在雅安考察大熊猫栖息地。 记者 高富华

 

  “沉寂60年后,雪豹再次现身雅安,证明雅安生态恢复良好。”1月23日,记者就雅安首次捕捉到雪豹影像,电话采访了北京大学保护生物学教授、北京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主任、中国著名野生动物学家、保护生物学带头人吕植。从电话中传来的声音听得出对野生动物、对自然山水充满敬畏与激情的她,难掩内心的激动。她还解释道,这次发现证明了此前她关于雅安尚有雪豹的判断,理论上讲,雅安至少有一个雪豹种群,而不仅是一只,这是雅安生物多样性的又一佐证。

  雪豹与雅安的不解之缘

  雪豹是一种美丽而濒危的猫科动物,原产于亚洲中部山区,中国西部的高海拔地区均有分布。其皮毛为灰白色,有黑色斑点和黑环,相对长而粗大的尾巴是雪豹与其他相似物种区分的明显特征。雪豹以岩羊、北山羊、盘羊等高原动物为主食,也捕食高原兔、旱獭、鼠类等小动物以及雪鸡、马鸡、虹雉等鸟类,在食物缺乏时也盗食家畜、家禽。

  雪豹由于生活在4000 多米的雪线以上高海拔地区,行踪诡秘,被人们称为“雪峰隐士”。其行动敏捷机警,动作非常灵活,善于跳跃,3―4米的高崖可纵身而下,行走时步幅在1米以内,跑动时步幅达到1.6米。专家们只能粗略地根据大致的栖息地范围和每只雪豹的领地范围,推算出它们的数量。据专家估算,目前全球野生雪豹大概仅有3500―7000只。

  雪豹具有敏感、机警,喜欢独行、远离人迹和在高海拔地区生活的特性,其行为特征难以为人所知。到目前为止,人类对雪豹的了解仍然十分有限。因其处于高原生态食物链的顶端,雪豹亦被人们称为“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而由于非法捕猎等多种人为因素,雪豹的数量正急剧减少,现已成为濒危物种。

  搜索“雪豹”,百度百科、互动百科等,有这样的记载:“1955年夏季在四川宝兴县发现一只雪豹巢中有一只小雪豹,体重为1.35kg。” “一年换一次毛,它将它和它的幼崽的毛收集起来压在身下,日久月长就成了一片豹毛毡。1955年在四川省宝兴县金梵山上发现的雪豹巢窝面积约有一平方米,地上有15―20毫米厚的毡状毛层。”

  据《宝兴县脊椎动物》记载,我国最早饲养展出雪豹的是北京动物园,1956年冬首次展出的雪豹仔兽就是在宝兴县捕得的。

  无疑,当年在雅安宝兴的发现与成果,丰富了科学界对雪豹的认知。也让最早科学发现大熊猫的雅安,再次与一种动物联系在一起,被记入动物研究的典籍。

  但此后,雪豹就好像淡出了人们的视野。60年来,雅安人再没有捕获或发现过雪豹,到雅安的生物学家再也没有发现过雪豹的踪迹。

  乔治・夏勒的遗憾

  在中国,雪豹的数量甚至少于大熊猫。“只见雪豹皮,不见雪豹”是1990年美国博物学家乔治・夏勒博士的痛心呐喊。

  乔治・夏勒是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的20世纪3位最杰出的野生动物研究专家之一。上世纪五十年代,乔治・夏勒最早对大猩猩进行了研究,并将这一与人类亲缘关系最亲近的物种从灭绝边缘挽救回来;他也是第一位到中国研究大熊猫的西方人,并发表了对上世纪八十年代轰动一时的“箭竹开花”事件威胁熊猫生存的不同看法;也正是他,最早发现了西方沙图什披肩和青藏高原藏羚羊绒之间的关联,这一努力促使欧美世界禁止沙图什贸易,仅次于格陵兰岛的世界第二大自然保护区羌塘自然保护区也因此建立……在世界范围内,乔治・夏勒帮助建立了20多个自然保护区和国家公园。由于在动物保护方面的突出贡献,人们称他为动物界里的“辛德勒”。

  1978年,后来成为大熊猫研究奠基者的胡锦矗,选定了四川卧龙海拔2500米的“五一棚”,作为世界上第一个大熊猫野外观测站。两年后,以乔治・夏勒博士为代表的首批世界自然基金会(WWF)专家也驻扎于此。那是一场漫长的等待,直到3个月后,乔治・夏勒才第一次看到大熊猫。

  “那天有雾有雪,它卧在一棵高大的杉树上,就这么彼此张望。”就是这样与熊猫的美丽邂逅,让夏勒激动难忘。夏勒还到过雅安,他在记载自己研究熊猫的著述《最后的熊猫》一书中,称戴维发现熊猫的邓池沟天主教堂是“熊猫圣殿”。

  曾经以作品《雪豹》获得1979年国际图书贡献奖的作家PeterMatthiessen评价说:“乔治・夏勒是这个时代最伟大的野生生物学家之一,他是将实地研究区域转换为野生动物园与保护地的先驱。”也是这位作家,曾经和乔治・夏勒共同在喜马拉雅地区考察,在书中描述这段经历时说:直到两个人的靴子上“鲜血淋淋”,他才开始习惯这位同伴的步伐――不知疲倦的乔治・夏勒,只有到达岩羊与雪豹的栖息地之后,才能真正地放松下来。

  乔治・夏勒博士常年活跃在海拔4000多米的山峰上,每天工作超过8小时。在50多年的野外考察中,他数次遇到老虎,也与无数珍禽异兽有过浪漫或惊险的邂逅。上世纪九十年代,他遍寻四川、西藏、青海和新疆等地,也到过雅安,却因为“未见雪豹影”而惆怅不已。

  近两百多年来,西方的生物学家、探险家在雅安等地捕捉采集了数量众多的熊猫等珍稀动物标本。经考证,除了五次到雅安等地采集标本的英国生物学家威尔逊在打箭炉(今康定)收购到一件雪豹标本外,其他人均没有获得过雪豹标本。

  美丽的雪豹孤傲游走在雅安高山峡谷,没有给夏勒面子,连个背影也不给。除了见到熊猫和他心中的“熊猫圣殿”,夏勒与其他来雅的众多生物学家一样,把与美丽雪豹在野外邂逅的梦留在了雅安。

  “低调”的雪豹去哪儿了?

  2009年至2014年底,蜂桶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周边的保护区均先后拍摄到雪豹影像,唯独雅安还是空白。

  这不免让雅安的野生动物保护工作者与国内的野生动物学家焦虑,60年的生态环境改变、人为影响是否让雪豹逃离了雅安或在雅安绝迹?经历了“5・12”汶川特大地震与“4・20”芦山强烈地震,在雅安的雪豹还安好?栖息地是否受到影响?就此,雅安市在灾后恢复重建中,实施了“宝兴县雪豹保护”等极小种群保护项目。

  在野外见到野生动物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其是在我国西南地区的山地森林环境中。很多野生动物,它们每天的活动高峰是在早晨、黄昏甚至夜晚,而这些时间段并不是人类的主要活动时间。加之长期以来,受人类捕猎和人为干扰的影响,众多野生动物对人的警觉性很高,靠敏锐的嗅觉、听觉、视觉和趋利避害的生存本能,在人们发现它们之前早就逃之夭夭了。

  受这些因素的限制,用自动拍摄的红外线触发相机成了是最好的选择。红外线触发相机主要架设在野兽必经的道路上和水源地。由于野兽是恒温动物,当它从相机装置前方经过时,动物体温与环境温度的差异会引起动物身体周围热量的变化,触发被动式红外线传感器,进而触发相机拍摄。

  去年十月,四川省林业厅联合四川省林科院、北京山水自然保护中心首次在四川开展雪豹调查和监测培训,其中来自蜂桶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邓江宇等2名人员与其他保护区、县区林业局的专业人员参加了此次培训,吕植教授亲自开课为学员讲授与示范。

  按照培训所学,邓江宇的团队针对高山大型动物雪豹等的活动范围与特点,在海拔4000――4200米的高山上安装了10台红外线相机。在邓江宇等人定期巡查下,在10台红外线相机的默默守候中,今年1月9日和11日两个寒风瑟瑟的夜晚,一只雪豹夜行路过安置在海拔4096米处的一台相机附近时,其高体温触发了相机的自动拍摄功能。相机终于两次记录到雪豹几张不太清晰却弥足珍贵的照片。这是雪豹在雅安的首次“自拍”,因这次“自拍”,雅安雪豹在沉寂多年后,再次进入人们的视野。

  “低调”的雪豹在雅安的高山惊艳现身,还有点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牌”味道,对此吕植并不意外,却仍感到兴奋与欣慰。1月21日10时,中新网首发《四川雅安首次捕捉到雪豹野外状态影像》后,吕植领衔的山水自然保护中心网站、微信、微博立即跟进转发,并附上近年他们团队研究收集的资料。

  雅安依然是雪豹的乐园

  近年来,由于生态环境的改善,大熊猫等珍稀动物频频下山进村,甚至闯入农家“作客”。雪豹没有再被发现,究其原因是雪豹一直潜伏或隐居在高山峡谷,与人们互不相扰而已。

  吕植解释说,雪豹是中亚山地生物多样性、山地生态系统健康状态的指示物种,是促进山地生物多样性的旗舰,它的存亡与数量多少,体现着整个地区生态状况。很多地方缺少像雪豹这样大型的食肉动物,食物链不完整,容易导致食草动物过度繁殖,从而导致生态脆弱的高山植被遭到破坏,环境恶化,引发生态灾难。

  雪豹是大型肉食动物,而雅安再次发现雪豹,说明雅安有足够的食草动物和其适合的生存空间,这是生态环境良好、环境恢复得好的标志。这次发现了雪豹,理论上讲不止一只,而是一个种群。两次拍摄到的雪豹是否为同一只,这个种群有多少只,还需要更多的监测数据和考察研究后才能判定。

  蜂桶寨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始建于1975年,位于世界自然遗产地――四川大熊猫栖息地的核心区,大熊猫为主的珍稀野生动植物及其自然生态系统得到有效保护。

  邓江宇介绍说,保护区内雪豹的食物是丰富的,巡山时也常发现食草动物;监测活动启动两个多月来,红外线相机已多次记录到岩羊、扭角羚、鹿等食草动物,它们都可能成为雪豹的美餐,虽然残酷,却是自然法则。

  记者还从宝兴县林业局证实,他们还将在野外再安装一批红外线相机,期望获得更多的数据,为研究与保护雪豹提供更多科学依据。

  “乡村之眼”记录乡愁

  雅安市地处盆地与青藏高原的过渡地带,相对高差在五千米以上,立体气候明显,动植物垂直分布带谱完整。保存了许多古老、珍稀的动植物种类,俨然一座独特的珍稀动植物基因库。有维管植物1000多种,其中国家一类保护植物桫椤、珙桐等2种,属二级重点保护的珍稀植物有6种;属三级重点保护的珍稀植物有18种。陆生脊椎动物470种,其中国家一级保护动物18种。雅安还是大熊猫模式标本产地,有核心区面积占四川省52%的大熊猫栖息地自然遗产。

  为加强生物保护,雅安已建成不同级别的自然保护区6个,其中国家级3个、省级2个、市级1个。通过实施天然林保护与退耕还林工程,森林覆盖率由1985年的23%,提高至2014年的62.8%,居全省第一。

  良好的生态与丰富的生物资源吸引了国内外的生物学家,吕植就是其中之一。

  吕植师从著名的大熊猫研究专家潘文石教授,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她所领导的研究项目从熊猫扩展到了青藏高原的野生动物种群,如雪豹、棕熊、,普氏原羚等;同时关注文化与自然保护的关系,2007年她和同事一起成立了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专注于在中国西部乡村示范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最佳实践、行动型研究和保护理念的传播。

  吕植因研究大熊猫及栖息地申遗保护,多次来到雅安。雅安的自然山水、良好生态和野生动物保护成果给她留下美好印象。

  她深情地说,雅安的山水是让人记得住乡愁的山水,由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起的“乡村之眼”活动在雅安得到良好实施,经过培训的草根拍摄者拿起摄像机,从自己的眼中,记录家乡的自然与文化、变化与行动,从而唤起对乡土文化的自觉和思考。

  记者 杨铧

 

最新杂志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网站建设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