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文化遗产地 一片净土守望乡愁
http://www.beiww.com/stwm 2014-09-03 16:37:56  来源:国际在线

  国际在线生态中国频道消息(记者 张琦立 实习记者 曹梦雨):曾经,农业文化遗产对于国人来说并不熟悉,甚至有些陌生,相比之下,文化遗产、自然遗产等更为大众所熟知。今天,在中国科学家们坚持不懈的努力下,云南红河州“哈尼梯田”进入了公众的视野,越来越多的人渐渐认识了江西“万年稻作文化系统”、贵州“从江侗乡稻鱼鸭系统”、云南“普洱古茶园与茶文化系统”以及前不久刚刚通过世界粮农组织批准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福州茉莉花与茶文化系统”、“江苏兴化垛田传统农业系统”和“陕西佳县古枣园”。这些深藏在大山的净土终于遇到了它们的伯乐,将其传承千百年的智慧完美的展示于世人眼前。近日,国际在线生态中国频道的记者就农业文化遗产为题采访了农业文化遗产伯乐之一――中国科学院地理科学与资源研究所闵庆文研究员。

  农业文化遗产并非传统农业

  农业文化遗产是劳动人民长期以来在农业生产活动中,为了适应不同的自然条件,创造的至今仍具有重要价值的农业技术与知识体系。说到农业文化遗产,很多人首先想到的就是传统农业,并且认为传统农业就是落后的农业。对此,闵庆文强调:“根据我们的调查研究,以及国际领域公认的定义中,农业文化遗产并非一般意义上的传统农业,它是传统农业中精华的部分,而传统农业也并不完全是落后的农业,它其中有许多值得我们去学习、借鉴甚至移植的东西,比如说传统农业中的生态思想,它的循环、低碳就是当今农业可持续发展路线所推崇的”。

  作为传统农业精华部分的农业文化遗产中,同样蕴藏着许多生态智慧,比如哈尼梯田当中的水资源管理和景观设计;稻田养鱼之中,稻和鱼之间的资源循环利用、共生关系等等,这当中都蕴含着生态智慧,这种智慧恰恰是符合我们现在的农业可持续发展问题”。

  尽管由于自然条件的约束和经济发展水平的限制,农业文化遗产地的农业发展往往难以形成规模化,许多现代化农业技术的应用也存在障碍,主要依靠传统的生产工具和生产手段,但正是这种客观条件,造就了一个更加有机的农业生产系统,以及那些令人叹为观止的自然景观和流传至今的伟大智慧。

  农业文化遗产是活态遗产

  农业文化遗产是融活态性、动态性等特点为一体,包含生物资源、生态景观、民俗文化、传统知识与技术体系等等在内的复合型农业生产系统,这种系统具有生态、文化、旅游和经济多种价值。闵庆文说:“农业文化遗产一年四季是在变换的,它不同于长城、故宫等文化遗产,一年四季的样子基本相同,就拿哈尼梯田来说,它的春夏秋冬景色有很大变化,这是很有意思的,这种‘活态’农业生产系统,更加强调人与环境共荣共存,即中国古代哲学理念‘天人合一’,并且蕴含着独特的种植养殖技术以及丰富的可持续发展潜力,为现代高效生态农业的发展提供了可资借鉴的理论与技术体系。”

  中国农业文化遗产领跑世界

  就在4月29日刚刚结束的联合国粮农组织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GIAHS)指导委员会和科学委员会会议上,我国江苏兴化“垛田传统农业系统”、福建福州“茉莉花和茶文化系统”、陕西佳县“古枣园系统”被正式批准为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截至目前,联合国粮农组织认定的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总共有31项,其中我国共有11项农业文化遗产入选,是入选数量最多的国家。闵庆文表示:“可以自豪的说,中国在农业文化遗产方面,无论是研究、实践,还是理念,在国际上都是领先的,占有一席之地。”

  中国作为最早响应并积极参加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项目的国家之一,在项目执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从国家层面来讲,无论是政府的管理,还是多学科的科学研究成果,还是目前发展良好的遗产地所积累的丰富经验,都使我们在国际上成为农业遗产保护的先锋,我们在农业遗产保护上的成绩也受到了国际的认可,“前不久,我们和韩国、日本专门建立了一个合作机制,成立了东亚地区农业文化遗产研究会,今年四月份刚刚开了第一届的学术研讨会,作为第一任的执行主席,身负重任。大家认为,要搞农业文化遗产研究,就要到中国去学习。”闵庆文自豪的说道。

  谈起农业文化遗产,闵庆文说每当踏上这些土地,总让他想起乡愁。这一片片土地,承载了千百年的记忆,古老的颜色从来不曾褪去。在闵庆文和团队的努力下,终于将这些带着乡情的净土展示给世人,让人们知道,在大山的深处,还有许多我们不曾了解的人类智慧和文明。


 

最新杂志

点击排行

关于我们 | 广告报价 | 网站建设 | 联系方式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情链接 | 网站地图